宫谭

【非人学园 雷震子cos正片】
天选之人,即将闪亮登场。
……雷雷鸟不见了。

雷震子:兰阳

妆面:苟哥

摄影&后期:御宅

_(:з」∠)_一边拍一边吐槽:雷震子你怎么这么中二啊坑死我了,全程路人指指点点,还遇到了一个好心小哥提供动作hhh……虽然没有采用就是了。
不出意料的出了很多状况……假毛都是没办法自己修的,但是被宅大救回来了!绷带也缠得乱七八糟,鞋子也不还原,拍的时候也没有减肥成功……但是成果还是很不错的!我会继续努力!

【cos正片】偶像梦幻祭 制作人 杏

生日这一天出了杏的cos٩( 'ω' )و

16岁打卡!
尽管有很多不如意和不完美,但作为一个宝贵的经验,还是要有一个成果的。
不喜勿喷谢谢。
ts厨的私心入镜x

coser:兰阳
摄影&后期:中村太郎
棚子:白驹

莱德的故事

除了部分动画里的片段几乎全是我自个瞎想的,没有任何参考价值。差不多相当于架空了……?意识流作品,ooc预警!!!不喜勿喷
请勿与原设联系,无关!无关!无关!
自己都不知道写什么的有感而发,推荐和春卷饭的《无梦之梦》一起食用。
莱德是小天使!!!


        他曾经一无所有。
        从小对救援和科技怀有浓厚兴趣的他和其他孩子相比总是格格不入。在母亲盛满担心的眼眸中,他终于如母亲的愿望出门“玩耍”——但他偷偷拿走了身为研究员的父亲的工具箱。
        工具箱是那么沉重,压弯了一个五岁孩子小小的脊梁。可它又是那么轻,承载着他从出世起就没见过几面的、脑海中面容身形都模糊不清的、憧憬的父亲的全部记忆。他记得,爸爸曾经用沉稳动听的温柔声线,一边接过自己递来的工具修着什么,一边说:
        “真厉害!莱德,你以后一定会比爸爸还棒!”
        那是多么令人贪恋的夸奖啊,对于一个因为满脑子救援知识而被同龄孩子们嘲笑“胆小鬼”的小男孩来说,对于一个精通各类机车却由于满口“听不懂的奇怪咒语”而被大家疏远的小男孩来说,这句鼓励他真是等了太久太久。眼前的男人真是既温柔又可靠的存在,他知道的,爸爸很少回家是因为他要努力工作、养活自己和妈妈——他是不露面的英雄。
        所以他要成为父亲那样的男人,他偷偷穿上父亲长长的夹克,他在家里翻箱倒柜地找遍所有与父亲有关的蛛丝马迹,他最喜欢的——还是用父亲的工具箱、像父亲一样——做很多有趣又神奇的东西。
        于是,他用力地扛着拖着,终于带着箱子到了公园草坪上,远离玩耍打闹的小朋友的灌木丛边。他今天要继续做自己的半成品声控跳舞机器人。可是刚开始动手没一会儿,灌木丛就窸窸窣窣地伴随着“汪汪”叫和机器人一起摇摆起来。他吓了一跳,慌忙抱起还在摇头晃脑的机械连滚带爬地退到一边。
        那是他和狗狗们的初遇。
        接下来就是浑身树枝绿叶的白色斑点狗团成一个球飞出来,滚到他怀里,再把乱七八糟的东西甩的到处都是,却仍然毫不介意地开朗地介绍自己叫毛毛,又自顾自的说了一大串自己是怎么偷看他制作那些“会动的神奇的铁块”、他的双手是怎样的灵巧、还有自己是如何如何佩服他。接着就被顺理成章地带去认识了会翻跟头的可卡颇犬天天、勇敢正义的牧羊犬阿奇、会修东西的混血狗灰灰和善于游泳的拉布拉多犬路马。
        “我们最喜欢看你做东西了。”阿奇很兴奋。
        “我喜欢那个会飞的鸟!”天天翻了个筋斗。
        “你比我还会修东西。”灰灰用爪子拍了拍工具箱。
        “兄弟,太强了。”路马打趣道。
狗狗们听着一起笑了起来,他也是——久违的、逼出眼泪的开怀大笑。这样,每次他都会不辞辛劳地把小工作室搬到这里,在狗狗们好奇的大眼睛的注视下,做出一件又一件同龄小孩们几乎不可能做出的自动化救援用具——他对狗狗们解释说:“这些是可以帮助有困难的大家的东西。”然后,它们的目光里就多了谜之神圣感。
        后来,母亲去很远的地方探望父亲,两个人乘着回程的“会飞的大鸟”,在爆炸的火光中去了另一个世界……独自在公园哭着哭着就睡过去的他,被父亲的故乡——冒险湾的居民接了过来——当然还有紧紧地贴着他也睡得香甜的五只小狗。安顿下来后,纯朴而善良的居民们非常有默契地照顾着他和狗狗们——他们对他父母的遭遇只字不提,好像他就是他们所有人共同的孩子。
他用深藏不露的、身为顶级科学家的父亲的遗产和自己的技术、训练那五只各有神通的狗狗,组建了一支十分特别的救援队——汪汪队,通过帮助冒险湾的居民们来回报他们的恩情……然后他又遇到了很会挖洞的斗牛犬小砾,之后又有珠珠、小克的加入……
        接着就到了现在。
        莱德靠在总部瞭望台的栏杆上,看着下面草地上追逐着欢笑着的狗狗们。
        他记得它们兴奋地把因为忙了一整夜帮圣诞老人修雪橇、找圣诞星而睡眠不足的自己轰起来,就为了让他也第一时间分享到收到圣诞礼物的喜悦。
        他还记得它们强压下拆圣诞礼物的渴望、精心挑选了认为最好的礼物送给他,“莱德先!”它们这么说的。
        他还记得……
        他是莱德,汪汪队的队长。他需要时刻保持乐观向上的态度,心无旁骛地带领着狗狗们前进。他只能将目光投向未来、立足当下,他是狗狗们最可靠的后盾——不仅仅是接住因为惊慌而高高跳起的“小笨狗”的那种。所以他不能说、也不需要说些什么,他知道它们懂、他们也懂,他要用自己的行动来说明一切……因为一切都是有了它们、有了他们,才得以存在。

看完了?感谢您的阅读。
这里宫谭,暴爱汪汪队,一名莱德(正太)痴汉x
不算文手……就灵感爆发了码字发出来,试试能不能钓到同好,如果能喜欢我的文字就更好了,有评论就再好不过了。
欢迎喜欢汪汪队的大家扩列!我们一起舔第四季的特派任务好不好。
目前无cp倾向……如果有的话,就是我×莱德(不

关注我lof看性感队长莱德在线发牌x(tan90º)

本来拍了三十张左右的……但是因为种种原因,决定先发这三张好了。
不是预告,也不知道有没有后续……很多地方都差强人意,不喜出门左右拐都行吧。
还会继续加油的!通过永七得到了很多感动,绝对不会因为这次失败就停滞不前的!男指挥使也是很可爱的孩子啊……
感谢后勤妆娘后期摄影以及棚主,大家都很辛苦!以后会拍出更好的片子的!
许多废话,占tag歉
cn:兰阳
欢迎勾搭,QQ2939924051

【他空】初遇

陌路人:

*ooc,错别字有


*短小慎看


*之间群里欠的文,终于码出来了


*魔法师空x猫他月


*应该会有后续




柏木一家是著名的魔法世家,但因为现任家主柏木木莲常年不在家,所以一切事情便交由他的儿子柏木空来管理。


而柏木空作为一名实习魔法师,距离成为真正的魔法师只差一直宠物。


是的,只差一只宠物了。


但是柏木空本人却对这件事并不在意,依然沉迷做家务而拒绝旅行收服宠物。


对此姑姑柏木枫可是愁死了,怎么才能让可爱的小侄子找到自己的魔法宠物,成为真正的魔法使。


于是柏木枫联合哥哥柏木木莲以他爸出事的事情成功让柏木空踏上了旅程。


耶。计划成功的柏木枫对着柏木空的背影比出了个V。


离开家门的柏木空其实是懵的,像什么就这样离开家了,我洗的衣服还没有晒呢,小枫姐能不能照顾好自己之类的语句不断的在脑内浮现。


在迷糊的状态中,脚上奇怪的触觉让他一下子惊醒,他四处回顾了几下,并没有发现东西。


他拽进了自己的斗篷,心里一慌,听说魔法师这种职业很容易碰到奇奇怪怪的东西,还是小心一点微妙。


然后他摸了摸鼻子,迈开步子继续往前走,裤脚却被不知名的东西拽住了。


什么情况啊,不会真的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缠上我了吧,柏木空边这么想边往后看了一眼,什么都没有。


一阵凉意从脚底漫延到头顶。


他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掀起斗篷,将视线移到裤脚处。当他看到拽住自己裤脚的东西之后,一下子愣住了。


是一只蓝色的猫,一只长得很“奇怪”的猫。


因为这只猫只有一只眼睛!有一只眼睛被毛遮住了。


柏木空蹲了下来,用手摸了摸猫的下巴,可意料之外的是猫并没有配合他,而是冷漠的看向他。


褐色的眼睛冷漠的注视着自己,盯着他头皮发麻。


毕竟在他的记忆里还没有一只不喜欢被挠下巴的猫。


“那个,你好,你愿意当我的宠物。”刚问出口,柏木空就后悔了,哪有一见面就问对方愿不愿意当自己宠物什么的,更何况对方还不一定听得懂。


啊,头疼了,柏木空一屁股坐在地上,用手扶着脑袋,这可怎么办是好。


对方看起来也没有要回答的样子,依然冷漠的看着自己。


好尴尬。


“可以。”正在柏木空打算放弃之时,对方开口了。


说完还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爪子。


“你会说话?!”柏木空表示这是什么,魔法猫吗???


猫点了点头,“名字是他月。”


他也点了点头,像是找到了新大陆一样,“那我们回家吧。”


他月摇了摇头,“不,我要旅行。”


Emmmmm……经过一番的心理斗争柏木空艰难的点点头,“好吧,那一起走吧,正好我也要找人。”


露出了微笑,他月爬上柏木空的肩膀,用爪子拍拍对方的脸,“出发吧。”


“好。”


于是一人一猫踏上了路程,并在这之间发生一系列的故事,但那都是后话了。


 



晶之空:

#群里的梗☞“已经分不清是喜欢还是执念” @白茶果子
#他空
#明明一堆坑但是不务正业
#我大概就只会瞎写,难吃的歌梗
#建议听歌食用👌
#想了想分成两篇来写!大概是他月视角!个人理解前提下的他月!ooc高亮注意!







他月看不透自己的感情
连他自己都不清楚是什么时候发觉的
柏木的一举一动都让他注目
移不开眼

[想告诉你我只爱你爱得不可救药 ]

和他告白?

[但始终没有说出口]

但是会被讨厌吧,毕竟被同性喜欢上什么的。
偷偷的喜欢着他,品尝着青春的苦涩与那份禁断的爱恋

[现在还是将秘密留在心里最幸福
是只属于我的secret love]
                         [秘密爱情]


[我对你完全没有兴趣]

“一起回去吧?”
“嗯。”

[才怪 you are my perfect guy]
              [你是我的完美恋人]

他的气息 他的话语 他的身影
紧紧的束住了我的视线
这样心情究竟是为何?

[无法掩饰心中的悸动]

“柏木他还真是温柔啊!”
“对啊!”
那现在他在哪里呢?
阳光洒下如同那个人的颜色
无意间透过窗户看到
在楼下操场上的身影
心脏抑制不住的跳动起来

[其实是太过在乎你而无法抑制]

“其实小他很在意柏木吧?”
“……为什么这么问。”
被发现了吗?
“因为小他总是被小空带着走哦!经常跟着柏木呢!”
“因为……”
想说出口的话语哽咽而下,怎么说得出口呢?那种话语。
-因为不想再看见柏木寂寞的表情了。

[不擅长恋爱 被动style]

“他月今晚要来吃饭吗?”
“不,不用了,我有打工。”

[只要在你面前 就像陌生人]

只要不见到你,那份思念就会减少吧?

[不能对任何人说 保守这秘密]

工作途中
店里昏黄的灯光让人容易想起他来。
他现在在做什么呢?
明明比起想他还有跟重要的事。
想听他的声音  想见他

[即使如此 I’m alright]
                   [我没问题]

这份属于青春的路途究竟通往何处?

[爱情将何去何从
没有人 知道确切的答案吧 ]

就算是一点点也好,想靠近他的世界
所以才会去救那条龙吧…
丝丝发散的思绪飘向久远的过去
带来的是四月的思念
这份爱恋究竟会不会有未来呢?

[但是我仍然相信这份爱有一天一定会开花结果]

“我觉得小他就是想太多了哦,喜欢的话不应该要先告诉他吗?”
那个女孩笑眯眯看着自己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是吗?
那我是否真的喜欢他呢?不明白。

[然而 it isn’t the last chance for me]
            [这不是我最后的机会]

或许会有机会呢?
他月如此想着回忆着他们的过去。

[描绘我们 那love story]

他的习惯  他的爱好  他的行动方式
全部都熟记于心

[点点滴滴 在心中]

但是仍然看不到他的想法
或许我根本不了解他
但是也不希望他知道那些事

[但距离梦还是很遥远]

我不知道该如何明白自己的感受
想接近他  想了解他  想要他
无法控制的心情
无法抑制的思虑
无法压抑的感情
……

[我只有 放任自己]

我不明白自己对柏木的感情
一直都不明白
我对他究竟是爱还是执念呢?

[至少这些事我心中还是明白的]

但是我仍然不想放弃
他是我的一切
他是我存在于此的意义

[但是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静静的打开mp3
听着这首歌
在我寂静的世界回响着

[想告诉你我只爱你爱的不可救药 但始终没有说出口
现在还是将秘密留在心里最幸福
是只属于我的secret love]

歌声淡淡的飘扬在寂静的世界

--Tbc--

26号:

伊空向
高亮!车!注意!
短小精炼
人怂话多
看不见的话群找啊乖
最后说的人类指姑姑啊!
群走――712911945方便复制发回复区

得不到的你

白茶果子:

  *是刀【高亮】
  *暗恋双箭头
  *有部分借鉴,侵删


  “柏木,我们去…”


  “嗯?怎么了?”


  “不,没什么”


  看见你身旁的女生,我才意识到我永远得不到你


  “没什么,你既然有事,我就先走了”


  “他月?等、等一下…”


  强颜欢笑


  无视掉你唤我停下的声音


  你不属于我


  你有自己的天地


  我终只能祝福你


  就像我永远赶不上你的速度


  既然已经得不到你了


  那就让我休息一会吧…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他月呢?不在吗?”


  “神谷同学?好像是回去了吧”


  “啊是吗,他还真是忙碌呢…”


  上次见面的一周以后


  我就很少再见到你


  我似乎期盼着能再见到你一面


  但每次都是他们跟我说你已经回去了


  是不是因为我跑的方向不对


  我每次都只有短短的时间与你相遇


  然而每当我调转头


  你都已经不在原地了


  是我太慢了?


  还是太晚了…


——————————————


  不停的追逐


  只为赶上你的脚步


  也许是我要求的太多了


  我根本赶不上你


  也永远得不到你

ooc,我流他月x
毕业后他空分离前的最后一次同行。
……你真的觉得分别后的两人,还能是原来的样子吗?
不论是谁,都会改变吧。

阴沉的天空下,凉风从指缝中穿梭而过仿佛能滴下水珠,湿度是强忍住泪水的眼眶,厚密的云层攒在一起压在心头。往日橙红的夕阳总会为柏木镀上一层金边,映红了半边脸颊的他笑着偏头看过来,这时的他月总会强忍着心头的悸动在口袋里攥紧了内衬,天知道他有多想上前将这珍宝一般的人儿紧紧拥入怀——但他月清楚,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是他现在、也是一辈子不得不成为遗憾的遗憾。
天气是快哭出来的悲伤——是在同情他的深情将永远埋葬于时光之海吗——如果同情,为何不肯拨开云层、驱散阴霾,让自己再一次欣赏那每天都妄想永久定格的风景呢?
两人的肩头有意无意地碰撞在一起,就如过去相伴的时光,自己一次又一次小心翼翼地吐露这份注定无果的感情——是表达的太过含蓄还是故意误解?那个总能先自己一步发现对方的失意的人,如今却面对早已越界的心情毫不知情。从前借着最好的朋友的身份恣意享受的温柔,由于感情的发酵变味开始自私地想要独占,再到现在只能眼睁睁看着最后一点温暖都要流失殆尽,自己却束手无策。
连『如果我早一点发现自己的感情就好了。』这样后悔的话都说不出,因为就算再早一点、再早那么一点点……这种情感也不会被接受的。他月曾想让柏木收回所有的温柔,甚至用憎恶的眼神望着他——这样他至少,和别人不一样,至少在柏木那里是特别的。

我果然是不坦率到极点以至于怯懦……在这必将分别的时刻还不能说出心底的感情,为了所爱之人放弃爱果然是成长中必定要学会的事——就让我用这个借口笑着送你离开吧,就如你所说,再次相逢我们一定是更好的自己。
……
“他月。”
“嗯。”以后都听不到你叫我名字了么……
“就在这里告别吧。”
“……好。”不要,我不要和你分开……
“以后一定还能再相见的。”
“嗯。”你能不能……留下来……
“那时的他月一定已经很了不起了。”
“嗯。”没有你的我,什么都不是……
“真的,有点期待呢。”
“我也是。”如果你所想要的是将来的我的话……
“那么……再见啦,他月。”
“再见,柏木。”我会一直爱着你。

再见了。
我会永远爱着你。

与虎谋皮【设定篇】

懒癌废人:

  *注意!【高亮】


  *全员崩坏致郁向【高亮】


  *全员双重人格向【第二人格其实就是小伊他们】【高亮】


  *含不明恋爱【主要指bg】描写


  *全程描写太过奇怪可能无法产生代入感


  *不同的括号里显示是不同想法或者说人格


  *设定全是口胡,有bag请无视它


  *不会描写打斗场面所以草草了事


  *严重ooc不管【你???】


  *这篇就是单纯写来爽的【高亮】


  *不是小天使向一点也不甜甚至可能是把刀


  *以上注意事项都可以接受的话请继续下拉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1.柏木空场合


【今天,让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宝贝,你还好吗?不要不理我,回话啊』


〔不要管他,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


『你可是他的父亲啊!怎么能这样?!』


〔他又不是我的亲生儿子,我有什么义务管他〕


『他怎么可能不是你的亲生儿子!都做过血缘鉴定了!你还不相信吗?!』


〔呸!谁知道你这个臭婊子买通了谁写来糊弄我!他这张脸和我根本没有半分相似!别搞得好像我是什么负心汉一样,你不过是一个和我通奸的不知廉耻的女人!〕


『你…!我都说了…他真的是你的儿子啊…』


〔哼!明天…如果明天你还拿不出那笔钱,那你就等着被我卖光你身上的器官然后送进调教所吧〕


趾高气扬的男人抛下跪坐在地上怀抱一个男孩的妇人走了,独留妇人坐在地上默默哭泣,她手里拿着一张血缘鉴定书和一张病历档案,上面明明白白的写着那个男人的家族精神病遗传史和他的病症一一被害妄想症


【真的是…很麻烦啊…】


(不开心吗?那就毁掉好了,反正你也不喜欢这一切,不是吗?)


「但是这两个人,毕竟还是我们的父母…这样是不大好?」


[你想要这种“父母”?不如说还是早点摆脱的好,让他们早死早超生不好吗?愿上帝保佑他们,阿门]


{所以说你们这些信奉神家伙,真是麻烦的要死,是我的话上去就是一巴掌,谁管他那么多,真是令人不爽}


〖但是这样…也太暴力了…〗


【没关系,不是还有你们吗?我已经呆下去了,不如把一切…都毁掉吧】


{脑袋终于开窍啦?早点做出这个决定多好,省的老跟我磨磨唧唧}


[虽然我不是很赞同啦…也罢也罢,决定都是你做出的,愿神宽恕你,罪人]


(如果要论罪的话…我们…才是罪的本身吧?)


【够了…接下来…都闭嘴吧】


你听到了吗?有谁面带微笑?有谁凄声惨叫?有什么在滴答作响?有什么在拖动链条?有谁浑身血迹?有谁举起斧子?又有谁站在了你的身后?


嘘一一不要急着报警,相信我,这不过只是一个故事,什么?我手上拿着一张病例档案,上面写着多重人格?相信我,这并不是我的。什么?你怀疑我是那个人?请相信,那个故事的主人公绝对不是我


说起来,今天好像要去医院一趟呢,那么,就此别过吧,希望下次的见面还能如此愉快


我亲爱的父母


下次,可不要忘了自己是怎么死的啊


毕竟,我下一次可不会这么有闲心来提醒你们了


2.神谷他月场合


我不知道还可以拿什么来让你留下,我这残破的余生,像是早已荒芜的花园,长不出一株明艳的植物


【如果…如果你能留下的话,我能为你付出一切】


『不要妄想了,他永远不会留下来的』


「他和你不一样,他不会钟爱这些」


〔不会喜欢…被想象出来的一切〕


【啊,是的,他的确和我不一样,如果我能再次…但那也不过是个妄想罢了,他的身边,早已没有了我的位置】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只能给你荒芜的城市、绝望的日落、破败郊区的月亮


和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明月的光芒映照着虚幻


荒芜的大地,沉没的时间


烟尘的迷漫,河边的墓园


这是什么样的世界?


这是明与暗的转变


这是什么样的世界?


这是明与暗的间隙


这是什么样的世界?


这是明与暗的交界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我总是想象着,想象着有一天,飞翔着来到天堂,走过红玫瑰盛开的花园,进入繁星闪烁的琼宫,踏过月光如水的大堂,战战兢兢走到他的面前,双手捧着伤痕累累的心,悄悄放在他的面前,嗫嚅地说到,我来了,我终于来了,请帮我修复那早已残破的心


鲜血、碑林、墓园、你还没有来


天上、地下、人间、何处是归途?


踏遍地狱


我亦难以找回旧时空


纵使身在神国


也得不到安宁


(你真的要这么继续下去吗?不要再想了)


【…………】


[我不说你也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吧?可怜的孩子,愿上帝保佑你]


【……闭嘴】


〔…呐?我们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大好…?〕


【你们都给我闭嘴啊…】


(有什么不好?他迟早都该醒来)


【…我知道…我全部都知道的…所以给我留下一点…哪怕只有一点点…不行吗?】


『不行,因为外面,有客人来了』


【我不去,我不想再出去了,你们…随便找个谁代替我吧】


〖好啊,那我出去,我很早就…嘛没什么〗


【无所谓…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Well well well,这真是一句美妙的话不是吗?我是说,如果不是您脸上那困倦的表情,我甚至会对您更感兴趣〗


【别闹,你就放过我吧…交易已经达成了】


〖oh 当然!外面那孩子比您有趣得多,那么,我先离开一步,祝您好梦!〗


【嗯……虽然我知道当你每次这么说的时候,我总不会做什么好梦】


〖oh 那真是不幸啊,对吗?〗


在花园长凳上坐着的男孩歪了歪头,站起身来,嘴角勾起一个明快又带着点狡黠的笑容


〖oh一一这里真是比我想象中的好多了,虽然我一向不喜欢人类〗


〖那么…谁会下一个呢?〗


“well 和我做个交易如何?”


3.茂木朝场合


〖啪喳啪喳喀嗤喀嗤咕叽咕叽〗


【又裂开了呢】


她皱了皱眉,粗暴的拢了拢那些裂开的地方,随即便不再去管它们


〖啪喳啪喳喀嗤喀嗤咕叽咕叽〗


【啊呀,真是麻烦,又掉了什么?】


她拿起蓝色的眼珠看着,勾起一个善良甚至可以说是天真的笑


〖啪喳啪喳喀嗤喀嗤咕叽咕叽〗


【不经用的东西总是坏得特别快】


她小声的嘟囔着什么,但是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


〖啪喳啪喳喀嗤喀嗤咕叽咕叽〗


【这件事做的真是不划算】


她割下挂着耳环的左耳朵,撇着嘴将它丢到一旁


“留着金色长发的女孩
戴上割下的耳环
女孩啊女孩啊
穿著红衣的女孩
有着绿色瞳孔的女孩
收下挖出的眼珠
女孩啊女孩啊
穿著鲜血沾红衣服的女孩
拿起锯子与菜刀转过身
拿着空洞的没眼睛头颅
出现在你家的院子里
要知道
那可是男孩送给她的
最后的礼物♪”


时间的变幻被拉得无限长,无法与外界联络的恐惧、对人生自由受限的怨恨一点一滴转化为想要见到掌握自己命运的人的渴望,门锁解开的动静清晰可闻,进来的人带来照明,深黑的瞳眸注视着因自己到来而表露出显而易见喜悦的美人,苍白纤瘦的手指从牢栏里伸出,凸起的锁骨似白蔷薇,一点泪痣伴随眼睛的眨动若隐若现,金色鸟笼里囚禁着最美的莺


可惜,她可不喜欢这种纠缠不清的关系,于是她笑了,笑的阳光明媚,如同一个蛊惑人心的恶魔


“我完成了你的愿望哦,所以,请你现在去死吧~”


“好的主人,乐意为您效劳”


笼子里美丽的鸟儿似乎有些失望,但是他随即兴奋了起来,他知道主人有办法救回他,所以下手干脆果断,但他没想到的是他的主人已经厌倦了他


鲜血四溅,她看着笼子里的鸟儿用慌张惊恐的目光看着他,发出了绝望的啼鸣,嘴角勾起的弧度也终于显得有些真实


他将溅到脸上的血迹抹到唇上,细细舔舐


“纯粹的绝望真是美妙的味道呢…希望什么的…果然是最令人恶心的杂味了”


她的眼睛如同最璀璨的夜空,在夜中灼灼地晃出了光


明明唇角还沾着血,笑得却最是纯洁无暇——纯得让人毛骨悚然


“嗯…下一次,又是谁会和我交易呢?真是期待呐~”


就像一只从来没有见识过残忍之事的小兽,轻易地选中了遇到的第一个人,便欢喜地跑过去舔他的手指


而那个被选中的人,因为太贪恋那一点点湿软的触感,放纵她一步步地接近,甚至忘记了那就是那只最可怕的怪物


而每次这样被麻痹了警惕心的人的后果就是最后被那只看似纯良的小兽撕碎吃掉


无一例外


“呐!你想和我做个交易吗?”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性格到底要怎么抓啊!!!【放弃抓性格】
行了行了就这样吧【不要这么随便啊混蛋!】
就、先写这三个人好了…其他人我还得再算计算计…